首页 >
5月31日凌晨5时许,陈某、张某起床后,陈某看见妻子在屋外面街基上洗脸时,产生了杀死张某后再自杀的想法,之后陈某在横堂屋外拿了一根白色的绳子,走到张某的身后,将绳子缠在张某的脖子将张某勒死后,把张某的尸体抬到卧室的床上,再用被子把张某的尸体盖住。当然,这话说出来后,恐怕笔者就更难和他们谈所谓的合作了——您都签了几百个了,那什么时候能轮得到我?以上这套组合拳足以打倒绝大多数MCN机构的欲合作者,当然,不能排除MCN机构确实会碰到笔者这样一套组合拳打下来还不为所动的又臭又硬的茬子,在这个时候,MCN机构就会祭出他们的最后一招——感恩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